服务热线 0791-88119850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市场动态
那些中国制造巨头为什么会被卖掉?(二)
时间:2018-05-31   浏览:688

二、国人要对自己的能力有自信。

很多人内心缺乏自信,认为中国公司不可能成为世界级品牌,认为中国公司不可能战胜外国公司。

出售格力就是典型,2004年的珠海想要有世界五百强,所以通过出售的方式获得“世界五百强”的开利投资。

那个时候的人有这种想法其实不奇怪,2003年中国才有多少家世界五百强企业?11家。我那个时候看报纸,很关注中国企业冲击世界五百强的情况,我记得当时有报纸说,2010年中国企业会有50家进入世界五百强,我当时还觉得有点吃惊。实际上现在轻松有一百多家了,而且后面还会更多。

所以说,当时很多人,是不敢想象以后中国企业能做那么大的,更不敢想象仅仅十年以后格力就进入世界五百强了。

实际上,2017年的格力,不只是营收,市场份额和净利润都远远超过开利,即使是和开利的母公司联合技术集团相比,联合技术公司一年营收570多以美元,净利润50亿美元左右,格力一年净利润可以达到联合技术的60%。联合技术公司旗下有奥的斯,普惠发动机等子公司,非常低调的高技术公司。

我在这里再次强调一个事实,中国重回世界巅峰只是时间问题近代几百年被外国人拉开代差的黑暗时期并不是常态,中国处于世界顶峰位置,在各个方面普遍地做得比外国人好才是常态。

这句话是不是非常的民族主义?事实上,世界少数几个强国,其国民的智商和勤奋程度差距并不太大,一项技术你能搞出来,我也能搞出来,主要还是时间问题。

美国人1945年搞出了核武器,短短一二十年时间,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其他主要强国就全部都搞出了核武器。

美国现在掌握的集成电路航空航天等技术也是一样,看起来高不可攀,只要别的先进国家有足够的资源砸钱砸人搞,不会说搞不出来。

韩国人搞存储器就是个典型,三星和海力士高强度的投资存储器研发,如今美国美光,日本东芝都已经被三星和海力士超越

但是我国有一点显著优于其他国家,在最为重要的人力资源力量上远比其他国家强大。所以我国能在化工,航空,航天,轨道交通,通讯设备,智能手机,显示面板,集成电路,汽车及零部件,医疗设备等全线推进,这是其他国家做不到的。

在不自信的情况下,人往往会低估自己的价值。国内精日就喜欢吹嘘日本如何如何发达,连带着吹嘘当年的伪满如何发达,其内心深处就是认为自己的国家和民族无法超越日本,认为自己能创造的价值不如日本人,所以会产生仰视的心理自我矮化。

一个美国的失业维修工,这样一个底层人物到了中国却大受欢迎,不断有人搭讪,以至于他在youtube发视频吹嘘自己的战果有两百人,活得很滋润,把中国女孩当战利品。面对这样一个洋洋自得的底层屌丝,国内女权却说是中国女孩占便宜了,谁睡了谁还不一定。其实这些女权的内心想法,和精日非常类似,就是认为自己的价值,是低于外国人的。不仅低于美国白人女性,也低于美国底层男性,所以即使是美国白人女性看不上的底层男,也觉得是自己占了便宜,即使对方看不起自己也不以为意。

精日与女权的这种心理,其实就是内心缺乏自信导致的价值观扭曲,以至于他们没有被外国人尊重的需求。

我们不排斥日本人,白人,但是只有不卑不亢,平等自信,以尊重为前提的和外国人交往,才能获得对方尊重和自我价值最大化。邓文迪就是个充满自信的中国人,她本身并不是豪门,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在和外国人交往过程中,散发着强大的自信,不仅能够征服默多克这样的西方商界巨头,离婚后不仅能交往小她17岁的英国小提琴王子查理西姆,也能交往小她27岁的,身材健美的匈牙利男模。像邓文迪这样聪明自信的中国人,显然不会像国内女权一样,把美国底层失业维修工都当个宝,还觉得自己占便宜,这会大大降低她的个人价值。

国人不应该低估自己的价值,要有我们的个人价值高于外国人的自信。

在中国企业出售的这些案例里面,我们有的人觉得格力就值9个亿,徐工机械就值二十亿多点,活力28才六千多万人民币就把品牌卖掉。这点钱就想把自己卖掉,甚至还觉得是自己占了便宜,这就是严重低估了自己的价值。而像董明珠这样的企业家,就很有自信,才能最终让价值最大化。

三、不排斥合资,但是事实是如果不掌握主导权,合资很难得到先进技术。

我国企业当年选择以出售股权,以及出售品牌的方式和国外巨头合资和合作,除了获取企业发展急需的资金以外,其实还寄希望于借助外资的品牌渠道打开国外市场,同时通过合资获取先进的管理经验和先进技术。而从实际的经验来看,是外资通过收购股权,更多的是获得你在中国的销售渠道,打开中国市场,而不是帮助你去打开国际市场。

而我国这些年崛起的,能够大肆抢夺市场的优秀企业,汽车的吉利,通讯设备的华为,高铁的中车,安防的海康,化工的万华等等,几乎没有合资企业

反过来我国的汽车产业就是典型的失败案例,全行业合资,最终真正能够从合资当中学习到技术和管理经验,并且用于自主品牌的发展的,也就是上汽和广汽还不错。即使如此,上汽乘用车(荣威,名爵)和广汽乘用车(传祺)加起来的销售额也比不过吉利,和长城差不多。在电动化方面也慢于比亚迪。

四、我们总体已经挺过了并购危险期,中国进行反向收购的时代已经来了。

我们可以注意到,在21世纪初期,我国有一个出售国有企业股权的小高潮,本文中大量案例都是在2000-2007年左右,这里面一个是当年国有企业改制,激活企业活力的需要,另一方面,当年的中国就处于资本短缺状态,手握强大资金和技术的外国买家往往在收购中处于优势地位,出手更大方,让一些经营处于困境的中国企业选择出售给外资。

这其中有的是因为中国企业经营不太好,例如感光产业,工程机械的徐工等,有的是中国企业发展初期,虽然经营良好但是急需资金,典型的如ATL,就是因为融资对象退出急需获取资金,从而让TDK获取了入股的机会,1亿美元就获取了全资,可以说日本人赚翻了

如今中国资本强大了,不管是国家还是民间都有强大资金,所以现在我们反击和仿效的机会来了。

反击是对发达国家进行反击。我们要认识到一点,如今中国的经济总量是世界第二位,换句话说这个世界上二十多个发达国家,除了美国以外,我们的资本力量比其他所有的发达国家都要强大。现在是他们对我们的收购感到恐惧的时候到了。

除了像华润雪花,青岛啤酒,南孚电池一样回购民族品牌股份以外,还要充分利用我国的资本力量优势,对发达国家经营不善但是具有优势技术的企业进行收购,尤其是在欧美处于金融危机期间,其总体处于虚弱期,将会出现遍地黄金的局面,更是可以以更低价格收购其优质资产。

这些年我国企业收购的德国的林德液压,瑞典沃尔沃汽车,日本高田气囊,瑞士先正达农化,意大利倍耐力轮胎等,都是世界级的优质资产。

中国公司强大的资本实力,也让欧美现在感到恐惧,美国最近禁止中国对美国高技术产业进行投资就是个例子,如果欧美再次发生类似2008年的金融危机,那就是中国大肆收购的绝佳机会。

实际上,由中国对发达国家企业进行收购的统计来看,欧洲被中国收购的先进企业最多,一直觉得欧洲人对核心资产出售敏感性不够,除了前面说的轮胎,农化,液压,汽车,叉车等的顶级企业以外,例如2012年德国人仅仅差不多26亿人民币就把全球最大的混凝土机械普茨迈斯特的100%股权出售给了我国三一重工。三一在该领域一跃成为全球老大。

同样的还有英国人把世界三大移动GPU芯片公司之一的Imagination卖给了中国财团,该公司本来是为苹果的iphone手机提供GPU芯片,被苹果宣布自研后,选择出售给中国。

对我国收购警惕性最高的则是美国人,不仅我们想买美国的企业,例如我国紫光想买美帝存储器制造商美光,美国就坚决不卖,甚至连我们想买德国的芯片设备制造商例如爱思强等,美国人也不让卖。

当然,美国人不卖,中国人也可以自己搞。中微半导体的MOCVD,就完全实现了对爱思强MOCVD设备的替代,现在在该领域,我国中微和美国Veeco已经成了世界两强之势,而爱思强则日益衰落

我国乃至世界最大的LED芯片制造商之一的三安光电,以前就是买爱思强的MOCVD生产设备,现在则抛弃了爱思强,转向了买中微,所以德国人也算是被美国人坑了一把。

美国人不仅对自己的核心资产一律不出售,高技术公司,高技术产品都不卖给中国,甚至还直接打压中国最优秀的企业进军美国。不仅打压我国企业进军美国,甚至还反过来以贸易战方式打压我国主要还局限在本土的高技术产业。从这一点来看,美国是我国崛起道路上合格的强大对手。


0791-88119850
  • QQ:876982450